邱云道士下山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章 道士下山(第1/2页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“去吧,下山去吧……”

终南山,无名道观门前,一名老道士背手而立。他的身后,跪着一个小道士,眼睛却偷偷瞄着老道士。

“师父,那我真走了啊……”

邱云抬起头看了看老道士,脸上带着一丝丝兴奋。

“去吧,不经凡尘,不得道心。从今天开始,你还俗了。为师能教你的都教你了。以后的路怎么走,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。切记,凡事心存善念,万事莫强求,大道三千,得一足以。”

老道士没有回头,说完直接走近道观。木门关上,邱云看着关闭的木门,恭恭敬敬的对着木门磕了三个头。磕头完毕,邱云起身,看着山下,小脸带着兴奋。

邱云从小自己就生活在道观。自己是一个孤儿,是老道士下山游历的时候捡到的。邱云从记事开始就在山上生活,每天的日子简单却不枯燥。学医,学武,打坐,修禅。

不过每年老道士都会带着邱云出去游历一段时间,去见识外面的繁华世界。每次下山呆的时间有长有短。但是不管长短,这段时间总是最这么人的日子。现在,自己终于可以下山了,这就意味着,自己真正的自由了。对于未来,邱云充满了期待。

“嗷呜……”

邱云对着远处发出一声狼吼。吼声回荡在空荡荡的终南山上。随后整个人犹如一只捕猎的苍鹰向着山下飞掠而去。如果有外人看到这一幕,一定会以为自己眼花了。这个无名道观隐藏在终南山深处,周围全是密林,根本就没有任何路。

邱云却犹如一只会飞的猴子,在山林间飞跃。每一次飞跃,身体都会前进数十米,宛若电视中的武侠高手。

“该开始的终究要开始,因果轮回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……”

邱云离开之后,老道士打开道观的门,看着邱云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。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道观,老道士慢慢的关上门也下山去了。

“救命啊,有没有人,救命……”

正在快速下山的邱云突然听到远处传来微弱的呼救声。这个声音让邱云停了下来,然后顺着声音的方向快速掠去。很快邱云就发现了情况,一个山谷下,一个女孩正在呼喊,而在女孩怀里,还躺着一个女孩。两个人的样子很狼狈,看样子是山上掉落下去的。

“莹莹,难道我们要死在这里了吗?”

古月看着怀里的廖莹绝望的低声说道,心里带着丝丝恐惧。自己掉落在山里已经三天了。这三天两人想尽了办法,始终不能从这里爬上去,呼救了也没有人来。现在廖莹又病倒了,这让古月感觉到一股死亡的威胁。

此刻古月心里特别的后悔,后悔不该鼓动这廖莹来这里冒险。如果不是自己,两个人就不会出现在这里。稍微动了动身子,剧烈的疼痛让古月痛的呲牙咧嘴。看着怀里已经意识模糊的廖莹,古月的眼泪忍不住一滴滴落下。

突然,古月听到周围有动静传来,抬起头看去,古月看到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小道士快速的从山上奔跑了下来。

“救命啊,救命,喂,小道士,这里……”

看到邱云,古月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大声的喊道,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。邱云从山上掠下来到古月身边,走进了邱云才看清古月和廖莹的容貌。虽然受伤了,但也是绝对的美人。邱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他们,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两个女孩真好看。

“小道士,快,快救救她吧。她快不行了……”

古月看到邱云仿佛看到了最后的一丝希望,赶紧把怀里的廖莹扶起来。邱云看到廖莹,也顾不得看两个人的样子,一把抓住廖莹的手腕,手指搭在廖莹的脉搏上,随后脸色严肃了起来。脱水眼中,高烧,体内被寒气入侵。

“把她的衣服脱了,我要给她施诊……”

邱云低声说道,把自己的背包拿下来打开。背包里的东西并不太多,一套银针,几个小瓷瓶。邱云拿起一个小瓷瓶,脸上带着不舍,但是最后还是倒出来一颗药丸。

“愣着干嘛,给她把衣服脱了啊?”

抬起头发现古月还愣在哪里,邱云忍不住催促道。一边说一边捏开廖莹的嘴巴把药丸塞进她的嘴里,伸手在廖莹的身上点了两下。已经昏迷的廖莹竟然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。

“哦,都脱了吗?”

古月看着邱云低声说道。

“只脱上身就可以了。快点,她不能再耽误了……”

邱云的话让古月点点头,快速的把廖莹的衣服脱掉。现在是八月份,天气很热,廖莹穿的并不多,只有一个外套,里面是一个黑色吊带。古月把廖莹的吊带脱掉之后,邱云咽了咽口水。

白皙的皮肤宛若白玉,挺拔的前凸好像快要蹦出来一般。邱云不懂什么ABCD,但是邱云知道,自己一只手肯定抓不完。古月脸蛋也有些红了,虽然脱的不是自己,但是在这个情况下谁都会有些不好意思,哪怕是古月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女流氓也不例外。

最后一件遮羞布脱下来,邱云感觉自己差点走火入魔。深吸一口气,努力的压制下自己的情绪开始扎针。邱云的动作很快,下手入闪电,每一针都精准无比,看的古月眼花缭乱的。

九针,不到五秒的时间,扎针完毕,邱云用两根手指捏住一根银针开始轻轻的搓动。古月好奇的看着邱云,发现邱云额头上竟然开始出现一滴滴汗水。

再看看廖莹,本来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,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脸蛋竟然开始慢慢的恢复红润。呼吸也变得平稳了下来,古月摸了摸廖莹身体,发现身上也没有原来这么烫了。

一根,两根,三根……

九根银针,每一根银针邱云搓动差不多三分钟。当九针完毕之后,邱云猛地睁开眼睛,快速的把九根银针拔了下来。

“呼……”

邱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小心翼翼的把银针给收起来。

“给她穿上衣服吧。再过一会她就该醒了。”

《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》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