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秦帝国之二世皇帝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六章 朕即是天(第2/2页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“来人!给许先生准备一辆马车,多铺一些柔软之物。”

“喏!”

“臣谢过吾皇!”许莫负赶紧拱手谢恩,心头却觉得古怪。

在咸阳城那会儿,皇帝对自己的态度很是不快,甚至说要是自己预测不准,就把自己砍了祭旗。

现在怎么反而对自己好了?

“朕欲前往狼山屯兵之所,先生可乘车缓慢而来。”嬴胡亥说完,拨转马头便顺着山坡小跑了下来。

许莫负扶着石头,身体微微颤抖,目光却顺着皇帝的背影远去。

方才算命发生的一幕,令她整个人神魂颤抖。

她伸手抓了把自己的头发,发现原本乌黑靓丽的长发,竟然都有些灰白之色掺在其中。

许莫负神情凝重的抬头看天,良久不语。

大秦屯兵之所,其实就是用土墙垒起来的一些堡垒,皇帝和大捷的消息一并到来,令整个军寨都彻底沸腾了起来。

嬴胡亥适时下令,全军大摆庆功宴,同时在狼山到军寨的位置,设置了十道暗哨,防止月氏人和匈奴人前来复仇。

酒过三巡,嬴胡亥振臂一挥:“带月氏王子上来!”

涉间赶紧起身,超着外边大喝了一声,顿时就有军汉将困成粽子的月氏王子带了上来。

“大秦皇帝饶命!我只是奉命行事,并没有要和大秦为敌的意思。”

“孬种!”涉间直接骂道,月氏王子康河西却很是委屈的看了眼涉间,随即又可怜兮兮的看着嬴胡亥。

“月氏本就是草原部落,但天下之土,皆为朕所有,日月山河之下,皆乃是我大秦之地!你月氏部落企图和匈奴人联盟,朕亲帅大军俘虏匈奴人王子冒顿,你月氏不觉得想要和匈奴人联盟,随后来对付大秦,着实可笑吗?”

康河西都快哭了:“大秦皇帝饶命!我确实没有和大秦为敌的意思,我会回去说服家父,让他献上牛羊谢罪,表示我月氏的臣服之心!”

嬴胡亥轻笑一声:“你倒是识趣,朕素来喜欢识趣的人,来人,将朕给月氏王准备的礼物送上来!”

“喏!”涉间狞笑一声,转身走出了军帐。

不一会儿,他端着一个上了油漆,尚未完全干涸的酒器走了上来。

嬴胡亥扬了一下下巴,双目含笑:“给他松绑,让月氏王子瞧瞧,可还认得出这是什么?”

涉间狞笑一声,将手里黑黢黢的圆形酒器丢在地上,骨碌碌的滚到了月氏王子身边。

他还来不及活动一下被困的酸疼无比的手脚,就看到那带着一股子刺鼻油漆味道的酒器,赫然是一个人的头骨!

“啊!”月氏王子惊恐大叫,吓得跌坐在地上,随即便有一股屎尿的臭味散发出来。

“这是你叔叔的人头,我家陛下将之做成酒器,让你转赠给月氏王,告诉他,如果再敢和匈奴人有来往,下一个做成酒器的人头,就是月氏王本人!”蒙恬狞笑一声道。

嬴胡亥却摆摆手,一副大度模样:“蒙将军可别吓坏了月氏王子。对了,将冒顿带上来,从他身上割下什么零件,也一并送给月氏王作为礼物,毕竟,我大秦乃是礼仪之邦,可不是什么虎狼之国,诸位说是不是?”

刹那间,堡垒之中,狰狞笑声成片响起!

于那康河西眼中……

宛若魔鬼!

《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》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