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秦帝国之二世皇帝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章 大秦锦衣卫(第1/2页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两人又是一番迟疑,可看着帝座上的嬴胡亥一脸自信,却又不敢坚持。

毕竟,始皇帝嬴政还在的时候,就已经确立下来了皇帝至尊无比的身份,天下唯他一人。

发起狠来,杀人都是数千,乃至于上万一起杀。

这等可怕的杀伐之下,才确立了皇帝不可冒犯的威严。

老虎俯下身会损失掉的老虎的威严吗?

并不会。

因为猛虎只要是猛虎,他的威严就一直都会存在。

嬴胡亥就是这只猛虎,他现在也只不过是战略性的低头罢了,等到所有人从罪己诏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以后,就会发现这只老虎不仅变得比以前更加凶猛,甚至还插上了一双翅膀。

罪己诏草拟好了以后,嬴胡亥亲自过目,发现李斯果真是一个玩文字的高手,对于自己得位不正一笔带过,反而是把嬴扶苏的懦弱无能,尤其是反对始皇帝戍边修长城的事情,大书特书。

简直都快把嬴扶苏骂成反国之贼了。

王琯也不差,他也揪住这个点儿,竟然用了一问一答的巧妙方式,设置了皇帝和郎中令蒙恬一问一答的方式,把匈奴人形容成了披着人皮的魔鬼,磨牙吮血,杀人如麻,吃人血肉,挖人心肝云云。

嬴胡亥是真的没有想到,王琯这老头一番对话描述,竟然能令自己这个看惯了鬼怪特效的人,都吓出一身冷汗来。

“不错!”嬴胡亥微微点头:“你们两人互相交换下意见,随后把诏令颁发全国各地去,自然对于朕该说的也说下,既然是罪己诏,那就别遮遮掩掩,让人说朕虚伪。”

“是臣等考虑不周!”李斯急忙拱手道。

王琯这边反应上,似乎确实是比李斯慢了一丝,可究竟是真的慢,还是有慢一丝,却就不得而知了。

嬴胡亥颔首:“韩谈,给两位丞相看茶,朕出去走走。”

“恭送陛下!”两人这次倒是齐声恭送。

“李大人,皇帝的意思,你我二人可还要再琢磨琢磨?”王琯问道,这话里当然带着深意。

李斯道:“扶苏公子确实有忤逆先帝之举,否则的话,先帝临危病重的时候,又怎么会让皇帝陛下侍奉在边上,而不要扶苏公子侍奉在边上?”

王琯含笑:“老夫懂了,那就依照着陛下的意思,重新休整一下,再呈给陛下阅览。”

“不错。”李斯笑道:“陛下有成一代圣君之风采,也正是你我二人彪炳史册的机会。”

王琯点头:“老夫素来无所求,唯独这青史留名,最是难以割舍,哈哈……”

咸阳宫也有御花园,只不过这个时令,草木多半都已经凋零,没什么看头。

嬴胡亥自然不会真的是出来散心,成为这个悲催的历史人物以后,他恨不得把自己分秒时间都拆开来用。

刘邦的问题解决了,那韩信呢?

这个才秦末汉初天下纷争之中,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的人物,却依旧还在淮阴饿肚子,遭人白眼。

自己需要抓紧时间,让他在自个儿眼皮子底下做事,完全地忠于自己,只有这样,嬴胡亥才敢放松下来,享受自己身为皇帝的好处。

“司马昂!”嬴胡亥立在一片平静的池水边上,心中倒也有了对策。

《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》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