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秦帝国之二世皇帝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940章 田横的机会(第1/2页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可惜的是。

嬴垵不懂皇帝的想法。

嬴垵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事情,才是真正的大事。

太初四年二月初。

齐地被镇守地方秦军拿下的所有豪族大户的人,全部加在一起已经有了八千多人。

各个地方的府库,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充盈程度。

不信邪的傻逼,比嬴胡亥估计都还要多。

嬴审的杀名,可以在战场上震慑住很多人。

但是却没有办法震慑住这些地方豪族。

太初三年秋闱春风得意,走马章台宫的科举考生们,也陆续来到了各个地方上任。

只不过,没有任何人在这个时候做出什么动作来。

所有的人都按照皇帝的命令,执行着“赈灾”的命令。

实则上,二月中旬的时候,大雪基本上都已经融化了。

民众里边,也开始出现大量的人,嚷嚷着口号,跟着皇帝走,吃大户,喝大户,睡大户。

这显然不是朝廷想要的。

皇帝只是在利用这群世代为这些大户豪族欺压的普通百姓们,测试齐地大户们,手里究竟贪墨了原本属于齐国的钱粮有多少。

后来的官员们都清楚。

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皇帝的命令。

只要命令下达下去以后, 整个齐地,就会按照皇帝的想法重塑。

嬴胡亥看完奏折以后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对着一边上的韩谈笑道:

“新过来的官员,好处就在于这些人有热血,有干劲,脑子聪敏,眼睛灵光。

知道什么样的事儿可以提。

什么样的事情不可以提!”

“大家都在等着陛下下令。”

韩谈笑道:“现在的情况不比以往的时候,大家伙儿都知道陛下想要在齐地做一个谁都不知道的事儿。

既然大家伙都不知道,那么所有的人就等着陛下下令便是了。”

嬴胡亥沉吟片刻,随即道:“把田横叫来,田儋王爵的去与留,从今天开始!”

“遵旨!”

韩谈立刻去宣田横来。

田横等这一天,也算是等了许久的时间了。

温暖的阳光,给他一种春天到来、凛冬已经过去的错觉。

见到皇帝后,田横急忙跪拜行礼。

嬴胡亥却只是淡淡一笑,示意一边上的侍卫给田横赐座。

“这么些时儿,发生了不少的事情。

朝堂上的风云卷动,你也都看在眼中了。

朕想问问你,你觉得田儋的王爵是保留,还是废止?”

田横是真的没有想到,这么重要的事情。

皇帝就这样问自己了。

他稍作沉思后道:“臣下觉得,家兄如果可以做一个普通人,那才真的是福气。”

“做一个普通人?”

嬴胡亥道:“那这么说,你是帮你兄长坐了选择?”

“这也说不上是臣下帮着兄长做选择,也算是臣下兄长自己做的选择。”

田横摇头道:“臣下已经核算过了,臣兄长全家上下,可以分为十户人家。

家兄与家嫂,尚且可以耕种五十亩田,需要二十两纹银作为安家费。

临淄城外二十里的水塘村,就是一个好去处,如果能把家安置在哪里的话。

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。”

嬴胡亥稍作沉思:“水塘村……此处全是水田,税收丰富,此前一只虽然明面上是为齐国朝堂的官田。

但是,实际上却是田假的私人田产。”

“陛下圣明!”

《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》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