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秦帝国之二世皇帝
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934章 重拾人生(第1/2页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嬴胡亥人在马背上,目光里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,看着田横。

无需皇帝自己问话,一边上就已经有人大声叱问道:

“有何事!”

田横膝行而前,在皑皑白雪中磕头。

脑门上也沾染了不少的白雪。

“罪臣兄长田儋,不知道什么地方触怒了陛下。

但是罪臣兄长年事已高!

眼下天寒地冻。

罪臣愿意代替兄长受罚,还请陛下恩准!”

“孝心可嘉!”

嬴胡亥在马背上前倾了片刻身子,随即道:“按照常理来说,此事有关孝道。

朕自无不许的道理。

可是,你可知道,朕为何迁怒于你兄长?”

田横再度磕头道:“罪臣愚钝,还请陛下明示!”

嬴胡亥道:“朕一路走过来的时候,看到齐国军卒,全部都跪在道路两边。

可是,远处的人,全是一些衣裳褴褛的百姓。

这些人,跪在雪地中瑟瑟发抖。

朕觉得, 这么大的雪天里,说不定都已经有人被冻死了。

朕就问,这是谁的主意,让百姓们也在雪地里跪迎?”

田横面色苍白了几分。

他是真的没有想到,皇帝刚刚到达齐地,就开始用这种事情笼络民心。

田横无奈:“是家兄的愚见,因此而导致百姓受苦,罪臣愿意代替家兄受罚,还请陛下恩准。”

嬴胡亥挥了挥手:“这种惩罚,谁都没有办法取代……除非,你是齐王。”

最后一句话出口的时候,嬴胡亥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田横。

田横颓然跪坐在雪地里。

可,嬴胡亥却抬起手来,指了指田横:“来,给朕牵马。”

田横不敢有丝毫迟疑的地方,立刻挣扎着从雪地里走了起来,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皇帝的战马前头,深深一揖,随后才从为皇帝牵马的禁军手中接过了缰绳,就此牵着战马,缓缓的走过跪在地上的田儋等众人身边。

嬴胡亥仰着头,看着城楼上清一色的秦军轰然爆发出震天动地的欢呼声来:

“大秦万岁!吾皇万岁!”

“大秦万岁!吾皇万岁!”

“大秦万岁!吾皇万岁!”

疯狂的欢呼声。

持续到皇帝入城,都没有停歇下来。

可。

皇帝却没有进入齐王宫中安歇,反而是选择王离之前设置帅府的地方作为自己的行辕所在之处。

至于为什么, 没有人敢问。

或许,这种很有意的安排,也无需多问什么。

田横心忧不已。

可,皇帝现在发了狠,就是要用这件事情开刀。

他也没有办法。

直到皇帝用完膳以后,他才得到消息,双腿已经冻得没有知觉的田儋,被人抬走医治去了。

可,要命的是,皇帝似乎对这件事情浑然不在意一般。

甚至……

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受到责难的。

可是,皇帝却让人好酒好肉的招待自己。

田横看着眼前诱人的美食,和那味道纯正的秦地烈酒。

心中忽然有些失落,甚至感到了难以掩饰的伤悲。

他大致上想得到,这应该是自己人生中最后一顿饭食了。

也好……

自己现在活成这样。

齐国没了……

《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》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